时隔20年,《赵云传重制版》上架STEAM,国产单机的新希望?

引言:茫茫多的三国题材游戏中,《赵云传》一直都是最特殊的那一个。 如果你比较关注国产单机游戏,那么不久前上架S […]

0 Comments

引言:茫茫多的三国题材游戏中,《赵云传》一直都是最特殊的那一个。

如果你比较关注国产单机游戏,那么不久前上架STEAM的《赵云传重制版》,也许会被你加入到愿望单里。最近,随着本作开启首次封测,我们时隔二十多年之久,终于又能以赵云的视角,全程单机的ARPG玩法,和相较原版焕然一新的画面技术,重温这款昔日经典之作。

按理说,重制版游戏在如今已不是什么新鲜概念,像是《恶魔之魂重制版》《最终幻想7REmake》等等,无不在技术力或是内容上玩出百般花样,就是为了让玩家付钱时能够有充分理由说服自己:“玩过了一百遍也可以再玩一百遍,毕竟这次不一样了。”

与之相比,我们期待《赵云传重制版》的理由,就好比中国球迷和巴西球迷回忆过往的辉煌,人家可以在贝利时代,94美国世界杯和外星人罗纳尔多之间做出选择,而我们只在很短的一段时间里,极其有限的美好记忆,比如2001年,男足终于闯进了世界杯决赛圈,也是在那一年,《赵云传》发售。

我玩《最终幻想10》,你玩《赵云传》,我们都有光明的未来

我们都有光明的未来,游戏就不一定了。

2001年业界的头号大作,是PS2主机上的《最终幻想10》,作为那个时期具有“一击必杀”效果的独占游戏,《最终幻想10》让全世界玩家见识到了次世代级别的表现力。而PS2主机+世界杯热潮+《实况足球》的“套餐”,成功带来了PS2在我国市场的一波强势普及,当时无论玩《最终幻想10》的文艺青年,还是喜欢《实况足球》的运动小子,都迎来了作为玩家最好的时代,这个“最好”不仅体现在游戏质量上,也包括廉价且充实的盗版游戏环境。

2001年发售的《最终幻想10》

薅西方资本主义的羊毛是一回事,自己的游戏产业就是另一回事了。同样是面对盗版,国外厂商鞭长莫及,索性不闻不问,但国内厂商却必须面对生存与发展的问题。90年代中后期兴起的国产单机游戏,此时正受到来自盗版和互联网普及的双重夹击,如果说前者还是我国市场很长一段时期里的“天然属性”,单机厂商可以通过价格等手段实现薄利多销,那么网络游戏,尤其是以泡菜网游为代表的MMO,却以简单粗暴的方式经过本土化改良后,呈现出极强商业属性,进而显得单机游戏越发“高投入,高风险,低回报”。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三国赵云传》上市了。

《三国赵云传》与当时《仙剑》为代表的国产RPG游戏最大的不同点,是诞生于90年代的《仙剑》很大程度上受到了《勇者斗恶龙》的影响,采用传统回合制战斗,双方角色站桩输出,多以等级和技能搭配取胜。《三国赵云传》则另拜名师,选择了形式上更加时髦,且系统同样具有深度的《暗黑破坏神》。

和暴雪的“地下城roguelike”相比,《三国赵云传》尽管没有那么丰富的职业,但是以枪兵战力天花板赵云为主角,弓刀石马步箭,远程近战样样精通,全程只有一名可使用角色的情况下,玩家依然可以构筑build,研究打法,尤其是ARPG爽快的即时反馈,与赵云行云流水的身手相互结合,套用现在的说法,就是“在打一种很新的战斗”。

除了玩法,玩家们怀念并渴望国产单机游戏,更重要的原因在于当年那一批国产游戏是真正在诠释属于我们的文化经典。《三国演义》早已无需多言,《三国赵云传》的出类拔萃之处,是跳出了此前三国游戏大都为策略模拟的思维定式(《吞食天地》那种很难和三国的文化底蕴扯上什么关系),把赵云塑造成一位有特殊历史年代感的武侠形象,围绕他的身世背景与成长环境展开故事,就像金庸笔下袁承志,乾隆等亦真亦幻的人物一样,将戏说成分融入到历史当中充当细节,比如女主角之一的马云禄,史书上仅有吉光片羽,但游戏里却扩展成像是“翠羽黄杉霍青桐”(出自金庸小说《书剑恩仇录》)一样,具有异域风情的侠女,给当时的玩家带来了很大的震撼。

直到今天,玩家们依然对《赵云传》里面鲜活的人物刻画赞赏有加

非常有意思的是,2001年《最终幻想10》一起绝尘,《赵云传》一鸣惊人,而那之后,国产游戏彻底进入到MMO统治市场的时代,单机游戏越发边缘化。而《最终幻想10》的后继者《最终幻想11》,也突破系列传统,成为FF史上首款MMO,结果“内容步子大,运营拉到胯”,让史克威尔付出了高昂学费为代价才最终触底反弹。

《赵云传》的装备菜单也明显借鉴了《暗黑》的“行李箱”风格

2023年,《最终幻想16》即将发售,当年作为《赵云传》“老师”的《暗黑破坏神》也要拿出最新的四代,那么《赵云传重制版》还能为国产单机游戏上分吗?

韵味犹存,但技法略显生疏

按照工业标准来看,《赵云传重制版》是一款基于原版内容,画面按照当代技术重新制作开发的游戏,通过对封测版的体验,我认为新作还是给玩家带回了二十多年前经典游戏的质感,但就像三井寿离开篮球的那几年里,曾经的新秀们已经在球场上订立了新的规则与挑战,马放南山二十余年之久的赵子龙,也必须面对这个时代玩家们见多识广的挑剔眼光。

测试版的流程很短,取自流程前期,赵云为了救人,到老对手淳于琼阵中大打出手的段落。游戏画面算不上惊艳,原作里带有传统水墨画风格的人物立绘,变得更加写实,与大家记忆中略有偏差,变得更加写实了。

场景则是我个人相对比较满意的地方,因为游戏玩法上延续了《暗黑破坏神》式的高速ARPG战斗,不存在战斗时切换场地的问题,所以一切都在场景里即时展开,要考虑到背景烘托,美术表达和实战场地的多重功能。在淳于琼的兵营里,全3D建模的场景展现出了较高的风格统一性,没有出现“什么元素流行就来点什么”的不自信,如果正式版流程够长,场景够丰富的话,是能够带给玩家足够沉浸感的。

战斗系统方面,《赵云传重制版》更加强调动作的即时反馈,我一开始以为测试版没难度一路硬刚就完事儿了,结果杂兵战就失血过多出师未捷。调整心态之后,技能和操作逐渐熟练,感觉战斗有别于曾经那种“你来我往”的节奏,变得类似现在流行的ACT手游,就是普通攻击与技能之间几乎无缝衔接,有种希望以爽快感,去尽量降低,甚至麻痹玩家对手感和动作要求的感觉。二十年的时间,画面可以用美术来渲染,但自从国产单机游戏与玩家曾经的期待渐行渐远之后,一些经验环节的缺失,直到今天依然难以短时间去补完。

另一个影响战斗体验的地方,是此次封测版画面帧数不足,可以看出开发组为了强化战斗的部分,同屏敌人数量比起原版有明显增加,但玩家的标准已经不是当年“配置低点没关系,能运行游戏就成”了。

抛开“帧数警察”不算,《赵云传重制版》目前画面水准下还会出现卡顿情况的战斗表现,将很难说服新玩家入坑。而原版就存在的缺点,即主线故事之外可探索的内容十分有限,目前受制于封测版的游戏时长,也不好做出判断,之前《赵云传重制版》的开发者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说过当年为了赶上发售日,删除了不少隐藏内容,希望《重制版》里面得到弥补,只是具体方式和实现到什么程度,还不得而知。

《赵云传》之后,是否会有《林冲传》?

先说清楚,“林冲传”只是我的一个假设,世上并没有这么个游戏。

去年,《荒野兵器》《影之心》两款PS时代的经典IP相继开启众筹模式,加上此前已经达到众筹金额,游戏稳步开发的《幻想水浒传》,一些原本认为“被时代所抛弃”的作品以近乎“用爱发电”的方式重现江湖。从这个角度来看,《赵云传重制版》并非爷青回的个例,游戏测试阶段存在的问题,不会掩盖这款游戏本身所具备的意义——国产单机游戏正在燃起新的希望。

首先,20年前我国玩家即便有正版意识,大部分人的经济实力也并不允许,而在今天,STEAM上面一款百元左右的游戏会被谈及性价比,但只要是像当年《赵云传》那样的游戏——优点与缺点并存,是只有了解自身传统文化的国人开发者才能制作出来的国产游戏——玩家们通常会慷慨解囊喜加一。

然后,得益于现代的媒体环境,尤其是社交平台和自媒体,那些自身具备卖点特色的游戏,就算没有经过大面积宣传推广,也会被渴望内容的创作者们所发掘。更不用说在我国,“国产单机游戏”本就自带流量,近年来如《暗影火炬城》《戴森球计划》《风来之国》等游戏无不是以小博大,均在玩家群体中取得了不错的成绩和口碑,以《赵云传重制版》的底子,到时候关注度肯定是有保证的。

最后,单机武侠题材游戏就好比武侠功夫片(武侠片和功夫片在电影上是两类,这里就不细分了),老外不是做不来,而是就算做出来也不正宗,我国经过了二十年具有自身特色的游戏市场发展后,玩家基数大大增加,Steam,PSN等发行渠道,也在一定程度上回避了游戏上市过程中可能遇到的不确定因素,《赵云传重制版》选择Steam作为首发的主场,与作品目标用户早所养成的购买习惯相吻合。

相信在开发者有能力养活自己的前提下(这个条件看似苛刻,可但凡从事自己热爱的事业,不都是如此吗),摆脱掉早已经不切实际的“3A梦想”,国产单机游戏会在接下来一段时期给玩家们带来不止一个的惊喜。

结语:在群星荟萃的2023年游戏清单里,我很愿意增加上《赵云传重制版》的名字,这既是关乎情怀,更是这款游戏里面那些只有我们自己的开发者才能带给国人玩家的独特体验,在耳熟能详的《三国》人物当中,我们,选择用游戏对话。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